• <sup id="azecl"></sup>
    <output id="azecl"><track id="azecl"></track></output>
    1. 
      
      <tr id="azecl"><code id="azecl"></code></tr>
    2. <tr id="azecl"><nobr id="azecl"><ol id="azecl"></ol></nobr></tr>
    3. 
      
    4. 亚洲尤物av无码精品,亚洲AV秘 无码一区二,不卡亚洲第一av,亚洲成av人片一区二区秒开

      一位九旬老人的有色情懷——訪(fǎng)有色金屬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、教授王祝堂

      2023年12月13日 9:27 29052次瀏覽 來(lái)源:   分類(lèi): 鋁加工   作者:

      有色金屬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燦若星河。作為鋁業(yè)專(zhuān)家的王祝堂教授,在業(yè)內為大家所熟知。他性格開(kāi)朗、風(fēng)趣幽默,專(zhuān)業(yè)作品豐厚,內容廣泛。他是我國有色金屬行業(yè)里掌握技術(shù)、產(chǎn)品和信息等知識跨度最大的專(zhuān)家之一,橫跨鋁、鎂、銅、鈦等行業(yè),涉及設備、工藝、標準、產(chǎn)品及應用市場(chǎng),對個(gè)體工廠(chǎng)的情況和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現狀與趨勢都有深入的了解和判斷。他也是鋁行業(yè)迄今為止年歲最大、工作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、發(fā)表著(zhù)作最多的“三最”老人。如今,年近95歲的他依然筆耕不輟,仿佛在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星河中“銀海拾貝”,樂(lè )趣無(wú)窮。

      他掌握中、英、俄、日、德、法等6國語(yǔ)言,廣泛閱覽國內外本專(zhuān)業(yè)的技術(shù)書(shū)籍與參考文獻。從1957年出版首本俄文譯本專(zhuān)業(yè)書(shū)籍開(kāi)始,66年來(lái),55部著(zhù)作出版和千余篇專(zhuān)業(yè)文章在報刊雜志發(fā)表,見(jiàn)證了他與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結下的不解之緣。作為一位年近95歲的老人,為何對有色金屬工業(yè)諸多領(lǐng)域始終保持著(zhù)濃厚的興趣,又如何能幾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著(zhù)旺盛的寫(xiě)作精力?70年來(lái),他是如何把對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熱愛(ài)全部融在一點(diǎn)一滴的筆觸中?近日,記者一行對王祝堂進(jìn)行了專(zhuān)訪(fǎng)。

      北京初冬,一個(gè)和煦溫暖的午后,記者一行剛一走進(jìn)王祝堂家中客廳時(shí),就被放在地上的兩個(gè)牛奶紙盒所吸引,里面裝的是滿(mǎn)滿(mǎn)的、用過(guò)的廢圓珠筆。王祝堂帶著(zhù)一口濃厚的湖南腔解釋說(shuō):“這500多支圓珠筆是近10年用過(guò)的,平均每星期用完一支。”原來(lái),所有文章創(chuàng )作時(shí)全部采用手寫(xiě)稿,是王祝堂多年來(lái)保持的一個(gè)習慣。這千余篇與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相關(guān)的專(zhuān)業(yè)文章正是從這些圓珠筆中孕育而出。記者跟隨著(zhù)他精神十足的步履走進(jìn)書(shū)房。十二三平方米的房間內,書(shū)柜、鐵架、書(shū)桌、地上全部放滿(mǎn)了書(shū)籍、報刊和雜志。僅個(gè)人著(zhù)作累放高度就有1.35米,刊載有他的文章的報紙期刊疊放一起的高度足有3.8米,比他本人1.65米身高的兩個(gè)等身還要高一點(diǎn),可謂名副其實(shí)的“著(zhù)作等身”。記者跟隨這些內容豐富的文字記錄,在他的談笑風(fēng)生中開(kāi)啟了70年來(lái)“銀海拾貝”的記憶。

      王祝堂

      在東北與有色行業(yè)初結緣

      1929年12月,王祝堂出生于湖南省雙峰縣。從小熱愛(ài)讀書(shū),是他最大的特長(cháng)。在中學(xué)時(shí),他已有著(zhù)不錯的英文功底。1950年5月,我國首次公開(kāi)招收大學(xué)生。報考時(shí),王祝堂填報了東北工學(xué)院冶金系金屬熱處理專(zhuān)業(yè),考試合格后被錄取,成為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批公開(kāi)招收的大學(xué)生。當初為什么選擇報考冶金系?王祝堂回憶說(shuō):“這是根據當時(shí)的家境,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,就報考了免收一切費用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”就此,原本當年12月份高中畢業(yè)的他,還未等畢業(yè),就踏上了遠離家鄉的東北大地。

      東北是我國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搖籃。新中國剛成立時(shí),百業(yè)待興。我國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尚在起步階段,被譽(yù)為“祖國的銀色支柱”“中國鋁鎂加工業(yè)搖籃”的第一個(gè)鋁加工廠(chǎng)——東北輕合金有限責任公司(哈爾濱鋁加工廠(chǎng),代號101廠(chǎng))就座落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。哈爾濱鋁加工廠(chǎng)于1950年4月由蘇聯(lián)專(zhuān)家設計,1952年籌建,1956年11月正式開(kāi)工生產(chǎn),是我國第一個(gè)鋁鎂合金企業(yè),也是國家“一五”期間156項重點(diǎn)工程項目之一。

      在我國第一個(gè)鋁加工廠(chǎng)設計的同時(shí),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的培養與儲備也在進(jìn)行中。1953年7月,由于正在建設的工廠(chǎng)急需工程技術(shù)人員,王祝堂提前一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,被分配至東北輕合金加工廠(chǎng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東輕)參與工廠(chǎng)建設。

      在東輕工作期間,王祝堂對鋁加工業(yè)技術(shù)鉆研始終保持著(zhù)很高的熱情。他當過(guò)技術(shù)員、工程師、高級工程師,對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的了解掌握,不僅僅從書(shū)本中獲得。至今,王祝堂清楚地記得,他曾工作過(guò)的冶金科屬于一等科室。與其他科室比,他的工作證上有一個(gè)“全”字樣的印章,這代表著(zhù)他可以到企業(yè)的各個(gè)崗位去實(shí)地接觸了解,而其他科室的人員只能在指定范圍內工作與活動(dòng),不能隨意去其他單位。這讓他對工廠(chǎng)實(shí)際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情況有了更多的學(xué)習實(shí)踐機會(huì ),對于撰寫(xiě)專(zhuān)業(yè)文稿有很大幫助。即便是設備倉庫,也能夠成為他學(xué)習實(shí)踐的場(chǎng)所。王祝堂回憶說(shuō),那時(shí)候,就因為做庫房設備管理,工廠(chǎng)里入庫的各類(lèi)設備經(jīng)過(guò)的第一道關(guān)口都是他,這是他對設備學(xué)習了解的又一個(gè)好機會(huì )。

      現有書(shū)本知識與現場(chǎng)實(shí)踐的學(xué)習,并不能滿(mǎn)足王祝堂強烈的求知欲。為了能夠廣泛地閱讀國外前沿的技術(shù)資料、了解國外先進(jìn)的工藝和技術(shù),他不僅保持著(zhù)在初中、高中和大學(xué)時(shí)已積淀下來(lái)較為深厚的英文、俄文閱讀能力,而且在1962年—1978年間,還自學(xué)了日文、德文和法文,具備了較好的閱讀專(zhuān)業(yè)資料的能力。通過(guò)大量閱讀外文冶金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文獻,他擴大了視野,更為日后撰寫(xiě)出更加豐富的專(zhuān)業(yè)著(zhù)作奠定了良好基礎。

      1957年,王祝堂出版了首本《金屬學(xué)實(shí)驗》俄文中譯本,成為業(yè)內重要的專(zhuān)業(yè)參考資料。從這本書(shū)出版至今,60多年來(lái),由他主著(zhù)、主編的專(zhuān)業(yè)著(zhù)作30部,參與譯著(zhù)、編著(zhù)的專(zhuān)業(yè)著(zhù)作25部,累計約2200萬(wàn)字;在行業(yè)多家報刊雜志發(fā)表了幾千條報道和短訊,累計約2000萬(wàn)字。他發(fā)表的諸多著(zhù)作為我國鋁鎂鈦銅等有色金屬領(lǐng)域提供了更為詳實(shí)豐富的參考資料,為有色金屬工業(yè)信息咨詢(xún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作出了積極貢獻。

      1978年,王祝堂調入東北輕合金廠(chǎng)工學(xué)院;1980年,被評為副教授;1986年,被評為教授。在20世紀70年代末,能夠具有較好英語(yǔ)水平的專(zhuān)家十分稀缺。王祝堂不僅把深厚的英語(yǔ)閱讀能力應用在個(gè)人學(xué)習中,而且利用自己的特長(cháng)盡心盡力幫助著(zhù)更多的技術(shù)人員。他一人在工廠(chǎng)舉辦的三期脫產(chǎn)技術(shù)人員英語(yǔ)培訓班擔當教師。“當時(shí),每期培訓時(shí)間為6~8個(gè)月,我既要當老師,又要當輔導員。”王祝堂對此記憶猶新,“通過(guò)培訓,他們都達到了工程師級外語(yǔ)水平。凡是接受過(guò)這幾次培訓的技術(shù)人員,在晉升工程師時(shí)都順利地通過(guò)了外語(yǔ)考試,沒(méi)有掉隊的。”這對王祝堂來(lái)講是十分欣慰與自豪的。

      教學(xué)之余,王祝堂似乎沒(méi)有更多愛(ài)好,但卻每天過(guò)得十分充實(shí)。他把更多的時(shí)間投入到鋁業(yè)論著(zhù)的整理與寫(xiě)作中。1989年,王祝堂主編主寫(xiě)了《鋁合金及其加工手冊》,這是一部專(zhuān)門(mén)講述鋁加工產(chǎn)業(yè)的書(shū)籍,共有230萬(wàn)字,已出3版,在今天依然對行業(yè)有著(zhù)很好的參考作用。采訪(fǎng)中,王祝堂表示,如果條件允許,將編寫(xiě)與出版第四版,字數將超過(guò)350萬(wàn)字。在他的表達中,讓人充分感到他對鋁業(yè)發(fā)展的熱愛(ài)。

      王祝堂1

      退休后奔赴鋁業(yè)發(fā)展的高光時(shí)期

      1991年1月,王祝堂退休。大部分人在退休后都放慢了腳步,過(guò)起悠閑的生活。王祝堂卻憑著(zhù)對鋁業(yè)深厚的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和情感,開(kāi)啟了退休后“銀海拾貝”的高光時(shí)刻。

      退休后,王祝堂更加忙碌了。在勤奮寫(xiě)作的同時(shí),他一邊繼續奔忙于鋁業(yè)咨詢(xún)顧問(wèn),一邊深入企業(yè)開(kāi)展調研。

      1992年,鄧小平南巡講話(huà)后,我國改革開(kāi)放迎來(lái)新的發(fā)展機遇,國家基本建設進(jìn)入快速發(fā)展時(shí)期,有色金屬工業(yè)同樣緊緊抓住發(fā)展機遇,各地項目加快建設。

      那一時(shí)期,也是王祝堂在外奔走最忙碌的時(shí)期。他回憶時(shí)談道:“退休后,我為鋁業(yè)工作的腳步仍未停歇,加上退休前走過(guò)的企業(yè),共為中國約180家鋁企業(yè)與工廠(chǎng)(主要是鋁加工企業(yè))做過(guò)顧問(wèn)、出謀、劃策、寫(xiě)過(guò)材料、作過(guò)報告。這樣的企業(yè)與工廠(chǎng)遍及全國,東至上海,西至烏魯木齊,南至深圳,北臨哈爾濱。”他曾參與過(guò)20個(gè)大型鋁加工企業(yè)建設的前期準備、討論、論證工作。

      2011年1月24日,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、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部、財政部印發(fā)《再生有色金屬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推進(jìn)計劃》,經(jīng)過(guò)10多年的發(fā)展,再生金屬產(chǎn)量增長(cháng)迅速,預計2023年將達1760萬(wàn)噸。據統計,目前,我國再生有色金屬產(chǎn)量占全球產(chǎn)量的30%以上。

      對于再生金屬的發(fā)展,早年間,王祝堂就有著(zhù)極高的敏感性。就鋁業(yè)發(fā)展來(lái)講,如何推進(jìn)綠色低碳發(fā)展?王祝堂認為,再生鋁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十分重要。王祝堂曾在談到鋁業(yè)的節能減排時(shí)表示,節能減排是一個(gè)永恒的話(huà)題,也是衡量一個(gè)國家是否成為鋁業(yè)強國的標志之一。我們生產(chǎn)鋁材的能耗高于歐美國家,一個(gè)重要原因就是他們使用較多的再生鋁。

      王祝堂是對我國再生鋁工業(yè)狀況開(kāi)展調查的第一人。早在1999年6月,經(jīng)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領(lǐng)導同意,王祝堂自費完成了對全國再生鋁工業(yè)的調查,這在行業(yè)內也是極為罕見(jiàn)的。他說(shuō):“當時(shí),除西藏沒(méi)有去過(guò),其他凡是有較大規模再生鋁企業(yè)的地方,我都去過(guò)。”這次調查結果,為后來(lái)再生鋁發(fā)展思路提供了寶貴的資料。如今,這些資料全部保存在中國有色金屬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再生金屬分會(huì )。

      在北京與有色情結的深厚延續

      2000年左右,年逾七旬的王祝堂作出一個(gè)大膽的決定。他接受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邀請,收拾行李,帶上妻子到北京繼續自己的“有色之旅”。

      剛到北京的前幾年,王祝堂做起了“北漂”,住房是由聘請單位租來(lái)暫住的,但這些都絲毫未影響王祝堂對鋁業(yè)的熱愛(ài)。那些時(shí)間,他外出講學(xué),參加鋁業(yè)講座,與鋁業(yè)同行們交流,用自己的筆觸傳達對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關(guān)注與理解。他希望通過(guò)多種方式把自己的所知所感與大家分享。2008年,他結束了“北漂”,在北京定居下來(lái)。這為他日后更加靜心地撰寫(xiě)文稿創(chuàng )造了更為寬松與良好的條件。

      到北京后,王祝堂向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《輕合金加工技術(shù)》《中國鋁業(yè)》《中國鎂業(yè)》《中國有色金屬加工》《鋁加工》等1報5刊投稿更成為了常態(tài)化,從未間斷。這些刊物的編輯也成了他常常要見(jiàn)的“老朋友”,讀者幾乎期期都能見(jiàn)到他的文章。經(jīng)過(guò)整理,王祝堂說(shuō):“之前發(fā)表過(guò)的文章累計起來(lái)約有2000多萬(wàn)字,把這些期刊一本本摞起來(lái)約有3.8米高,比本人兩個(gè)等身還要高一些。”他的著(zhù)作內容十分廣泛,包括輕金屬鋁鎂鈦、重金屬銅和復合材料、粉末冶金等;涉及產(chǎn)品包括板、帶、箔、管、棒、型、線(xiàn)、鍛件、緊固件等各類(lèi)鋁加工材,以及各類(lèi)鑄造構件、粉材。對這些刊物,王祝堂早已有著(zhù)濃厚的感情。他介紹說(shuō),《中國鋁業(yè)》從1993創(chuàng )刊開(kāi)始,現已出版約360期,幾乎期期都有他的文章,累計約有300多萬(wàn)字。

      在王祝堂的撰稿中,作為鋁業(yè)專(zhuān)家的他,不僅僅限于鋁業(yè),而是不斷地擴增著(zhù)他的愛(ài)好半徑?!吨袊V業(yè)》于1999年7月創(chuàng )刊,24年來(lái),他也早已成為這里的“???rdquo;。他笑言:“《中國鎂業(yè)》至今共出了285期,幾乎期期發(fā)表了我的文章,共約200萬(wàn)字。”

      談起與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的淵源,他說(shuō),從1990年起就開(kāi)始向本報投稿了?!吨袊猩饘賵蟆窂膭?chuàng )刊至今已有38年。記者從本報可登錄電子報開(kāi)始,也作了一個(gè)簡(jiǎn)略統計,2007年2月—2023年11月,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刊發(fā)王祝堂稿件1120篇。他回顧說(shuō):“在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撰寫(xiě)整版文章20多篇。”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開(kāi)設的《擴大鋁應用》《教授侃鋁》《教授品鎂》《高新金屬材料》《擴大鈦應用》《3D打印》等專(zhuān)欄,刊用王祝堂的稿件是最多的,其中,《教授侃鋁》專(zhuān)欄登載約230篇。他成為目前在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投稿并刊用最多的作者。

      他撰寫(xiě)的文章緊跟行業(yè)發(fā)展形勢,及時(shí)分析行業(yè)發(fā)展現狀,為行業(yè)企業(yè)及廣大讀者提供了更多參考信息。

      談起王祝堂對鋁業(yè)發(fā)展的前瞻視角,與他有著(zhù)多年工作交流的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首席專(zhuān)家熊慧說(shuō):“王祝堂教授多次以對國內外行業(yè)現狀和趨勢的深度整體把握,既有預見(jiàn)性的適時(shí)呼喊,推動(dòng)行業(yè)的快速發(fā)展,又對包括大斷面鋁型材、以及鋁厚板加工業(yè)將出現的嚴重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等問(wèn)題提前和準確地提出了預警,制止住了一些項目的盲目上馬或擴張,為企業(yè)和行業(yè)的有序與健康發(fā)展作出了貢獻。”

      2008年下半年開(kāi)始,世界金融危機席卷而來(lái)。作為周期性很強的有色行業(yè)首當其沖,隨著(zhù)危機蔓延,鋁工業(yè)發(fā)展更能感受到嚴寒逼近。

      2010年2月25日—4月22日,王祝堂撰寫(xiě)的《中國鋁加工業(yè)在經(jīng)濟嚴寒中挺進(jìn)》9篇系列文章在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連載,詳細闡述了我國鋁加工業(yè)發(fā)展現狀與面臨的挑戰。他在文中表示:“2009年是中國鋁加工業(yè)向世界強國邁進(jìn)的開(kāi)局之年,標志著(zhù)中國鋁加工的節能重點(diǎn)在熔煉工序,因此,應盡量多用再生鋁生產(chǎn)線(xiàn)桿、帶坯與鑄錠;10個(gè)重大鋁加工項目建成與投產(chǎn),是中國鋁加工建設史上建成項目最多的年度之一。”可以說(shuō),他的筆觸為當時(shí)處于低谷的鋁業(yè)發(fā)展增強了些許信心。

      他是較早關(guān)注汽車(chē)、航空航天用鋁材料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之一。2010年7月和2011年11月,他發(fā)表了《誰(shuí)主汽車(chē)鋁材沉浮 組建中心迫在眉睫》和《大飛機項目全面推進(jìn) 鋁厚板項目建設風(fēng)起云涌》等文章。此后,他持續關(guān)注,撰寫(xiě)多篇專(zhuān)業(yè)文章。

      2015年以來(lái),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(jìn),對行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出了新要求。2016年4月9日,王祝堂撰寫(xiě)的《需求側快速穩增 供給側貨源充裕 軌道交通用鋁步入又一黃金需求期》一文,對鋁加工業(yè)發(fā)展迎來(lái)新的機遇充滿(mǎn)信心。同時(shí),他還十分關(guān)注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,曾撰寫(xiě)《世界鋁都在中國 中國鋁都在濱州 解密濱州之鋁》和《走,去觀(guān)光南山鋁業(yè)!》,對我國鋁業(yè)發(fā)展有著(zhù)全面的理解與認知。

      今年5月份,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刊載了王祝堂的一篇題為《在我國鋁工業(yè)發(fā)展史上具有劃時(shí)代意義——我國首個(gè)鋁合金緊固件線(xiàn)棒材項目生產(chǎn)正?!返奈恼?。通過(guò)他的文章介紹,讀者能夠了解到,東輕緊固件生產(chǎn)線(xiàn)項目的建成,突破了中國航空航天用高強鋁合金緊固件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,將為中國國防軍工、航空航天、武器裝備、交通運輸等領(lǐng)域用高端鋁合金線(xiàn)材的開(kāi)發(fā)和保供提供可靠保障。這也讓讀者看到了我國鋁加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進(jìn)步。

      這幾年來(lái),王祝堂在關(guān)注我國鋁業(yè)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更多地為讀者帶來(lái)許多國外有色金屬材料應用的新成果介紹,為讀者打開(kāi)更廣闊的視野。諸如《鈦材在美國航天器上的應用》《2020年以來(lái)國外鋁加工業(yè)新技術(shù)》《國外鋁下游產(chǎn)業(yè)近期投產(chǎn)的高新項目》《德國戈貝爾:鋁箔后加工裝備的引領(lǐng)者》《俄羅斯研制成功特高溫鋁合金導電線(xiàn)》等等。

      前些年,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將王祝堂近年來(lái)撰寫(xiě)的文章整合為《新時(shí)代的中國鋁加工產(chǎn)業(yè)》《新一輪整合后的國外鋁加工產(chǎn)業(yè)》兩本文集,受到鋁加工行業(yè)的廣泛關(guān)注?!缎聲r(shí)代的中國鋁加工產(chǎn)業(yè)》從我國鋁加工各環(huán)節全面介紹了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、技術(shù)裝備水平、前沿材料研發(fā)等情況,展現了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我國鋁加工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歷“跟跑”、全面“伴跑”到部分“領(lǐng)跑”的歷程?!缎乱惠喺虾蟮膰怃X加工產(chǎn)業(yè)》介紹了國外10家鋁加工標桿企業(yè),它們的鋁材產(chǎn)量占國外總產(chǎn)量的80%以上,提供全世界(不含俄羅斯)大型民機及國外全部航空航天器所需的鋁材,對中國鋁加工企業(yè)趕超世界鋁加工強國具有借鑒意義。

      如今,王祝堂雖已是年近95歲高齡的老人,卻依然保持著(zhù)良好的身體狀況。王祝堂開(kāi)心地向記者介紹說(shuō):“身體雖談不上健壯,但健康,沒(méi)有大毛病。能吃、能喝、能睡、能自理,眼不花、耳不聾、手腳利索,不抽煙、不喝酒、不喝茶、不喝飲料,就喝白開(kāi)水。”談起保持思維敏捷、精力旺盛的秘訣時(shí),王祝堂說(shuō):“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分別做半小時(shí)以上的身體各部位的運動(dòng)。早餐后,到院子里散步1個(gè)小時(shí),上下午分別寫(xiě)作3個(gè)小時(shí),中間小憩時(shí)也會(huì )運動(dòng),并且每天晚上都看新聞和文藝節目。”可以看到,他每一天工作與休息的時(shí)間都安排得非常細致且固定。

      而對于一個(gè)堅持了50多年的習慣,他笑言道:“這個(gè)習慣估計你們一般都很難堅持的。那就是每天晚上睡覺(jué)前用涼水擦澡半小時(shí)。”可以說(shuō),這些有用腦、有運動(dòng)、有娛樂(lè )的規律性生活,是老人家近95歲時(shí),仍能保持耳聰目明、記憶力好、思維反應敏捷的秘訣。

      多年來(lái),王祝堂每天保持著(zhù)規律的作息,也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節奏。“確實(shí),天天如此,不分節假日,即便是春節期間。”一直照顧王祝堂生活起居的女兒說(shuō)。王祝堂現在每天依然要工作8小時(shí),每天書(shū)寫(xiě)版面字數約3000字。而對于字數,王祝堂一再對記者強調,不是寫(xiě)3000個(gè)字,而是版面字數3000字。這足以看出他做事的嚴謹。

      王祝堂笑言調侃自己像一個(gè)“無(wú)人間情趣”的“呆老頭”。在鋁行業(yè),退休后還在繼續孜孜不倦工作的人恐也不多,而正是在這看似刻板的生活里,成就了一位忠實(shí)記錄有色工業(yè)發(fā)展厚重記憶的“銀海拾貝”者。這也是有色行業(yè)值得欣喜的。

      采訪(fǎng)中,記者了解到,目前,王祝堂正在編譯約為15萬(wàn)字的文章《世界擠壓鋁材市場(chǎng)概覽》。他介紹說(shuō),已寫(xiě)完4篇。期待著(zhù)他的新著(zhù)作早日與讀者見(jiàn)面。

      回望我國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數十載,由小到大,由弱到強,當前,已邁向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。這些成就的取得與眾多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與科技工作者的辛勤耕耘分不開(kāi)。王祝堂就是他們其中的一位。

      王祝堂不僅是我國鋁鎂行業(yè)發(fā)展歷史的見(jiàn)證者和“活字典”,更是重要的參與者和貢獻人。他是我國鋁加工行業(yè)里服務(wù)和貢獻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的專(zhuān)家。從20世紀50年代初期參與我國最早的東北輕合金加工廠(chǎng)的建設,到現在已有70個(gè)春秋。他是我國鋁加工行業(yè)里對國外新工藝、新裝備、新產(chǎn)品和新應用市場(chǎng),以及行業(yè)發(fā)展新趨勢跟蹤最緊密和最熟悉的專(zhuān)家。幾十年來(lái),他一直將國外新技術(shù)、新產(chǎn)品和新趨勢超前地以論文、報告和報道等各種方式介紹給國內同業(yè),是我國鋁加工行業(yè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和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促進(jìn)者和貢獻者。

      采訪(fǎng)手記:

      老驥伏櫪  歲月豐實(shí)

      采訪(fǎng)中,記者真切感受到,王祝堂作為一位資深老專(zhuān)家,對我國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深厚情結。從他參加工作起,70多年來(lái),不虛度一寸光陰,全身心地把精力撲在對鋁鎂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學(xué)習與研究上。他是我國鋁鎂行業(yè)發(fā)展歷史的見(jiàn)證者和“活字典”,更是重要的參與者和貢獻人。在談到家人給予的支持時(shí),王祝堂說(shuō):“之所以能為我國有色金屬工業(yè)發(fā)展盡一點(diǎn)微薄之力,與我有一個(gè)好老伴分不開(kāi),家庭一切事務(wù)她是一肩挑,著(zhù)實(shí)難能可貴。”他非常惋惜老伴前幾年已去世,“可惜她已走了,祝她一路走好。”

      臨分別時(shí),王祝堂告訴我們一個(gè)他的心愿:未來(lái)幾年,他仍將繼續為行業(yè)寫(xiě)作。到100歲時(shí),將徹底停筆,安享美好的余生。我們敬佩這位95歲資深專(zhuān)家的有色情懷和貢獻,祝愿即將成為百歲老人的王祝堂教授一直健康、快樂(lè )和幸福。

      責任編輯:郭沛宇

     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,請登錄中國有色網(wǎng):www.shanshuisiyin.cn了解更多信息。

      中國有色網(wǎng)聲明:本網(wǎng)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(yè)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
      凡注明文章來(lái)源為“中國有色金屬報”或 “中國有色網(wǎng)”的文章,均為中國有色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(fā)布的文章。
      如需轉載,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(wǎng)( 郵件:cnmn@cnmn.com.cn 或 電話(huà):010-63971479)聯(lián)系,簽署授權協(xié)議,取得轉載授權;
     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“XXX(非中國有色網(wǎng)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)”的文章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構成投資建議,僅供讀者參考。
      若據本文章操作,所有后果讀者自負,中國有色網(wǎng)概不負任何責任。

      亚洲尤物av无码精品